《穿成三个崽子的恶毒亲娘》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吴悠,钱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三个崽子的恶毒亲娘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微云秋

简介:【种田+养娃+甜宠】顶级律师吴悠因一场事故穿越到一个古代农妇身上,从一个凉薄律师变成三个可怜娃的恶毒亲娘。亲娘想把她卖了,婆婆想把她烧了,叔伯想抢她家的房子和田地,孩子们对她又爱又恨。万事从头起,发家致富奔小康。养娃赚大钱,教导孩子成人,多几个孩子孝顺,快乐养老。但突然有一日那有杀人嫌疑的夫君又回来了。“娘子,田园风光美,多一个人乘凉,才更惬意。”

角色:吴悠,钱氏

穿成三个崽子的恶毒亲娘

《穿成三个崽子的恶毒亲娘》第1章 争夺所有权免费阅读

“吴悠既然嫁进我家的门,生是我侯家的人,死是我侯家的鬼,你们想要休书,想都别想!”

“你个恶毒的老毒妇,你是想我姑娘给你家那个杀人儿子守活寡啊,你今天说什么都不行,都给我把家伙亮出来,动手。”

“呜呜~我娘亲要死了,娘亲~~”

“闭嘴,死了就死了,我们有她和没她有什么区别!”

记忆如汹涌河水般涌向吴悠的脑子,疼的要炸开了,偏偏耳朵里还不断地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

她一心想醒过来,却无果,但她的手被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攥着,像是一条绳索紧紧的拉着她的灵魂一样。

“把这门给我砸了,把这几个小的扔出去。”

一个气沉丹田的女人冲进了屋子,刺穿耳膜的哭叫声让吴悠终于忍无可忍,猛地睁开了眼睛。

“诈尸了,诈尸了!”

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慌乱的尖叫声和逃跑声又嘈杂的响起来。

吴悠倒吸一口气捂着疼痛的额头,感受到手心的湿润,放到眼前一看,满手的血,头晕目眩的呕吐感也随之而来,她一转头干呕了一声。

她啧啧了一声,这是脑震荡啦。

“闺女啊,我可怜的闺女啊,娘知道你不想守活寡,娘这就带你回家。”

一个妇人上手就来抓她。

吴悠瞬间躲开了,眼神像刀子一样看着钱氏。

钱氏被她那眼神吓了一跳,“黑丫,你那什么眼神?”

黑丫?

吴悠一头黑线,简直不敢看自己穿越到了什么样的原主身上。

她在梦里已经接受了自己从一个顶级律师死亡后穿越到一个农妇身上的事实,也接受了她的记忆,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接受了自己死而复生的事实。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尤其是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原主也叫吴悠,小名叫黑丫,成亲后生了三个孩子,原本对孩子只是漠视不待见,她的丈夫杀人逃跑后这半年,对自己的孩子更是动辄打骂,怨气丛生。

被亲娘撺掇着假自杀,娘家人再上门诬陷婆家虐待她,把她抢回家,再给她找门好亲事。

原主信了,完全忘记了当初她是五两银子被亲娘卖给侯家的。

原主当年喜欢的另有其人,所以嫁到侯家后,一直跟夫君走不到一起,生了他的孩子也不喜欢。

现在原主亲娘按照计划来抢人了,看这个样子,婆家属于势单力薄的,竟然真的要得手了。

侯家因为出了一个杀人犯,被村里的人排斥,所以也没什么人帮衬,只同支的几家过来帮忙,可看钱氏带来的人亮家伙了也都退缩了。

吴悠缓了神色,慢慢的从床上下来。

脑子晕的厉害,她对钱氏伸过来的手视而不见,走到门边扶着门框,看到原主的婆婆揽着三个孩子,对她怒目而视。

“谁允许你们在我家里打打杀杀了,休书我不会要的,你们回去吧。”

钱氏闻言,脑子一下就炸了,抬起手就狠狠拍在吴悠的身上,“黑丫,你脑子坏掉了!”

吴悠身子晃了晃。

“娘亲。”

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跑过来,一张脸上满是泪水,鼻涕胡乱擦在衣袖上,一双脏兮兮的手抓着她的手,转而如小狮子一样吼着钱氏,“坏人,不许欺负我娘亲~”

吴悠,“……”

“便宜的崽子,你胡咧咧啥,我看就是你是欠打。”

钱氏抬起手就要扇孩子的耳光。

吴悠一把钳住她的手。

她也没觉得自己用什么力气,可钱氏却喊出了杀猪般的尖叫。

她吓了一跳,慌忙撒手。

钱氏的手腕已经青紫了。

她怔了一下,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刚刚好像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

“死丫头,你敢吃里扒外,我打死你。”

吴悠心里一紧,抬起手挡住钱氏的手,钱氏却如像是被重创了一样飞了出去,竟然还爬不起来了。

“你…..你……”

吴悠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哎呦,哎呦,我亲闺女要打死我了,你这个要遭雷劈的东西,你竟然敢打你的亲娘!”

吴悠抿了抿嘴,她把手背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拿着棍棒的人,其中有两个是她的亲兄弟,还有几个堂兄弟,他们一时不知怎么回事,都没有动作。

“你们都回去吧,要不要休书总要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思吧,我不和离。”

侯家那边的人听到这话果然松了一口气,瞬间有了底气。

原主的婆婆孙氏插着腰冲着钱氏呸了一声,“你们听到了,不和离,嫁进我家的门就是我家的人,你们再敢闹,我就报官,告你们强抢民女!”

钱氏被扶起来,家里等着收彩礼呢,价格都谈好了,把吴悠卖给一个老鳏夫,可以再拿五两银子,可以给家里买一辆驴车了。

“我呸,我自己的闺女只能听我的,大牛,二牛,你们愣着干什么,你们大姐得失心疯了,给我把她拽走。”

吴悠实在是不耐烦了,她头疼的厉害,只想躺着,手边有块石板,她一怒,一掌劈了下去,石板啪叽裂了。

小院子里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脸上的神色简直精彩纷呈,见鬼一样看着吴悠。

                           

原创文章,作者:微云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5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