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棠,姜雨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木小棠

简介:明日大婚,未婚夫弃她而去。多年感情,不及白月光表妹一声召唤。传为佳话的亲事,成了笑话。惨遭死对头顾知行嘲讽,柔弱大小姐涅槃重生。沈棠:“顾知行,我嫁……你娶不娶?”顾知行:“沈棠,你让我娶……我就娶!”成亲后。沈棠:“顾知行,到底什么时候和离?”顾知行:“落入我的魔掌,还想逃走?”沈棠:“顾知行,给我规矩点!”顾知行:“夫人,轻点……外人面前给我点面子!”

角色:沈棠,姜雨柔

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

《错嫁死对头:腹黑相公逆天宠》第001章 一刀两断免费阅读

三月,永州城。

静安庙门口。

沈棠满心欢喜地盯着静安庙的匾额。

今天,是她和程锦书约好了一起来取姻缘符的日子,姻缘符寓意着他们成亲后的日子幸福美满。

“沈小姐——”

闻声,沈棠带着笑意转过了头。

来人正是程锦书的小厮青阳,可看了眼青阳的身后,沈棠脸上的笑减淡了几分。

“锦书呢?”她问。

“沈小姐,少爷说让你不必等他了,他今日有事不回来了。”青阳硬着头皮说道。

沈棠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他做什么去了?”

“少爷……少爷只说了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并未说明是何事。”青阳结结巴巴地憋出了一句话。

“重要的事?找姜雨柔去了?”沈棠冷了脸。

闻言,青阳面色一白,低下头,眼神闪烁不定。

这反应沈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显是被她说中了。

“他现在在哪里?”沈棠接着问。

“我赶过来的时候,少爷还未出门。”青阳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应道,不敢和沈棠的眼神有接触。

青阳的话音刚落,沈棠就带着丫鬟上了马车。

“沈小姐,你要去哪里?”青阳追过来问道。

“自然是去找你家少爷问个明白。”沈棠话落,便放下了帘子,挡住了青阳的视线。

不顾青阳在后面追赶,马车飞一般朝南城门驶去。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沈棠就到了南城门。

程锦书要去找姜雨柔,那么这就是他的必经之路。

果然,不多时就见到了程锦书带着一行人出现在视线之内。

当程锦书看到沈棠的时候,有一瞬间的错愕和慌乱,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

“阿棠,你怎么这里?”程锦书下马问道。

“我怎么在这里?这句话应当是问你才对吧!”沈棠冷着声音说道。

“阿棠,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你别无理取闹。”

程锦书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责备,让沈棠一时间哑住了嗓子。

刹那间,沈棠眸光暗了些,眼底多了一抹嘲讽,“我听到消息说是姜雨柔在去寒山寺祈福的路上遇到了劫匪受伤了,所以……你现在是要去寒山寺吗?”

程锦书没有料想到沈棠居然会知道自己离开的原因,面色一僵,沉默了会儿。

“是,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怕你误会,所以……”

“所以你知道我会误会,依旧还是选择要去吗?”沈棠语气里多了分自嘲。

“阿棠,雨柔是你表妹,就算你与她的关系不好,但她中了毒箭昏迷不醒,我和你都理应帮衬一二的。”程锦书剑眉轻皱,流露出不满的眼神。

就差点名沈棠在无理取闹。

程锦书对姜雨柔明晃晃的维护,让沈棠垂于身侧的手捏成了拳,指节隐隐发白。

她垂下了眼睫,辨不明情绪,低头轻声低吟:“是啊,姜雨柔是我的表妹。”

但,也是程锦书心底的白月光。

沈家和程家是世交,姜雨柔四岁就随着母亲回到了沈家,从小在沈家长大,更是程锦书青梅竹马。

程锦书年少的那抹心动,不是属于她的。

“如果我说不让你去呢?”沈棠又道

闻言,程锦书瞬间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阿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我是去办正事。”

“我不可理喻?”

沈棠仰头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程锦书,声音苦涩:“程锦书,明天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你今天却要离开永州去寒山寺找姜雨柔,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你将沈家置于何地?”

“大不了重新选个成亲的黄道吉日,至于这么生气吗?去晚了你表妹可能就没命了!阿棠,我原以为你是善解人意的,可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恶毒了,顾及的只有自己,你太自私了。”

程锦书满口的责备,让沈棠气得眼眶都红了,泪花在眼里打转儿。

恶毒?自私?

不就是重新选个成亲的黄道吉日?

这一刻,沈棠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从一开始,这门亲事于两人而言就是不同的。

他们认识七年了,定亲已有三年。

当初在澜山书院求学的时候,程锦书十分照顾她,也是那时程锦书表明自己的心意。

是以,两人回到了永州就定下了亲事。

可如今呢?

他为了姜雨柔连成亲这样重要的大喜日子,都是说换就可以换的。

此刻,她的心里一片寒凉。

她已经给过程锦书太多次的机会了,可一次次的信任换来却是谎言与偏袒。

这门亲事她累积了太多的失望。

她累了。

定亲的这三年,她一直将他放在自己的心上。

几乎永州世家圈子都在夸赞着她和程锦书的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或许程锦书的确是心悦她的,可他却无法放下对姜雨柔的情感。

现在,她不想在这份感情中继续坚持了。

这份感情让她喘不过气了。

她想放手了。

放过他,亦是放过自己。

沈棠硬生生地憋回了眼泪,眼眶通红道:“锦书,你还记得当初我才被找回沈家不久,弄丢了养母给我的玉佩,一个人躲在花园里哭,是你帮我把玉佩找回来的。”

随着她轻柔的声音,程锦书又恍若见到了那个在自己面前哭成泪人儿的小沈棠,面色随之温和了一些。

缓了一会儿,程锦书声音柔和了些:“那时看你哭得泪如雨下我还以为是天塌下来了,没想到只是东西弄丢了,你哭得太伤心了,我只好帮你找了。”

其实,沈棠一直都知道,程锦书并没有找到她当初弄丢的玉佩。

世家大族的教养,让程锦书在看到她哭泣的模样后,不会选择视而不见,而是寻了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给她。

“阿棠,怎么突然说到这事儿了?”程锦书不解。

“玉佩丢了就丢了,并不值得那样的伤心。”

说完,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

那时候她哭得那么伤心,一部分原因的确是因为玉佩弄丢了。

可更多的是她再次回到沈家,周围人看她的冷漠眼神,让她周遭充斥着压抑。

后来去澜山书院成功入学后,身边又是一片称赞。

当再次弄丢了程锦书给她寻的玉佩,她心里已没有了波澜。

时间终将治愈一切,即使不能治愈一切,也能让困扰的事,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她和程锦书定亲的这三年,她究竟是在坚持些什么?

从头到尾,她这些年的执着就像是一个笑话。

扫了一眼周围指指点点的人,沈棠头脑是从未有过的清晰。

“今天请各位作个见证,沈家和程家的亲事就此作罢!从今往后,我沈棠和程锦书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原创文章,作者:木小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6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