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放开那个佛子,让我来》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覃欢,欢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放开那个佛子,让我来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尘鸢墨墨

简介:菩提门云宗佛子释尊,佛法精湛,除妖斩魔,令妖界闻风丧胆,怨入骨髓。三界外,佛子功德圆满,渡尽千万劫而飞升。致命一关时,群妖与佛子同归于尽,使其金身散落三界万千众生。佛子金身不在,元神封印妖魔,逃出来的花狐找到最后一只人蛇妖,隐藏在人界半人半妖的她活得更惨,被人折磨害死。于是花狐绑定半妖小蛇,合力破坏散落在三界的佛法金身。【如何破?】【使其堕入情爱误了佛道,金身一破佛法自然削弱】……

角色:覃欢,欢欢

快穿:放开那个佛子,让我来

《快穿:放开那个佛子,让我来》第1章 禁yu霸总撩上瘾(1)免费阅读

“别怪我无情,要怪就怪你奶奶太愚忠。”

一刀直插心脏。

熟悉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

【欢欢,她的魂消失了。你快点。】

【来了,来了。】

妈妈耶,真是喘气的时候也没有。

睡在女人身上,她就是她了。

“二少,覃欢在这里。”

“绑匪可能没有走远,你们去追,我先把她送到医院。”

年轻俊美的男人打横抱起了奄奄一息的女人。

她是覃欢,也不是覃欢。

同名的女人,最大区别是,一个是人,一个是半人半妖。

【欢欢,我已经把心脏转移了,你死不了的。】

【你确定,佛子在这里?】

【确定以及肯定。因为我怕那种光。】

被人送医的时候,覃欢稍微整理自己的心绪,毕竟她也才“死”不久。

真正的她,因为是熊猫血,被黑网组织盯上,本身又是孤儿,掳走她更不会惹来麻烦。

黑市用天价把她卖给了一个很有钱权的男人,那个男人不但抽干她的血,还把她的心脏拿走了。

凭借死后一口怨气的覃欢,遇到了逃命跑出妖界的花狐。

花狐一眼认出了覃欢的蛇身,她本是巨蟒青妖的后代,人蛇这一支血脉所剩无二。

混沌初开,青妖因贪恋人界情爱,纵身闯入三界轮回,遇到心仪的女子,结为夫妻诞下一子。

后来,妖界出现动荡,青妖不能置身事外,只好与人间女子斩断情丝,他留下这一血脉,一来是替代他照顾妻子,二来也是不想后代卷入混乱妖界。

却不曾想,半妖在人界过得不尽人意,如同天煞孤星,生生世世不得人间恩宠,凡出生必先克死父母,并且越来越短命,这不,到了覃欢最后一代,享年二十一,且未婚。

换言之,覃欢一死,便绝了人蛇这一血脉。

彷如冥冥中的注定,花狐庆幸遇到青妖后代。

两妖一拍即合,当下结盟。

覃欢助她一臂之力,便可获得妖身,然后重返妖界,不再受尽人间苦难。

狐妖擅长引诱,便说妖界向来快活,只因佛子渡劫而容不下它们。如此这般,破了佛子金身,毁了佛法,它们才能高枕无忧。

【如何破?】

【使其堕入情爱误了佛道,金身一破佛法自然削弱。】

【可是……】

【欢欢,转世佛子虽然失去法力和记忆,可是他与生俱来的感应还会隐藏在三魂,所以我不能留在你身边太久。】

【那我一个人应付?】

【你有一半是人,加上在人界轮回这么久,所以佛子不会察觉。】

花狐想,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行吧,你赶紧把原主的记忆给我,他们好像正在抢救我。】

花狐把原主记忆制成了幻灯片,如此一来,通俗易懂。

原主覃欢,是荣家女管家覃阿婆的孙女。

覃阿婆虽然是管家,可实际上,她是荣老爷子最信任的人。

老爷子上个月被暗杀,惨死家中。

死后,荣家陷入困境,各方亲朋跳出来想分家产。

年轻二少荣沫翀看似唯一继承人,可是他根本坐不稳荣家江山,非但坐不住,还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无奈之下,覃阿婆找来叔公帮忙,将荣家隐世三爷请出来。

此人一出,轰动北城。

之所以引起沸腾,不但是因为此人年轻有为,才貌卓越,更重要是三爷的身世扑朔迷离,引出一段老爷子的风流史。

就在这时,覃阿婆接连遭遇意外,最终祸及孙女,害得她被人绑架。

……

“呼……”

覃欢像看了一场电影,电影最后,原主被绑匪灭了口。

有惊无险。

医生说,覃小姐的心脏跟一般人不同,一般都是长在左边的心脏,她的长在了右边,所以抢救后并无生命危险。

“欢欢?”

惊醒的覃欢,翻身坐起来,她忘了她还有重伤,伤口扯动,痛感令她意识到她又活了。

“阿婆,你看,欢欢能自己坐起来,应该是没事了的。”说话的是,荣家孙小姐江沛恩(外孙)。

“奶奶。”覃欢看一眼坐在轮椅上的慈祥老人,她眼眶泛红,应该是哭过。

“你昏迷了两天,阿婆这两天不眠不休地守着你。”覃欢和荣家的后辈一起长大,所以他们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沛恩姐,谢谢你,谢谢你们。”

覃阿婆示意江沛恩先出去,于是这位没什么地位的孙小姐就乖乖地离开了病房。

之后,覃阿婆自己遥控轮椅到床边,她突然神色严肃,“欢欢,绑匪有没有说什么?”

狐妖给的记忆比较混乱,覃欢只能模糊地记起绑匪的话。

“奶奶,他们好像提到一把钥匙,然后说,如果我要怪就怪你,不是他们的错。”

覃阿婆一惊,猝然握住孙女的手,覃欢觉得奶奶双手冰凉,像没有温度。

“二少报了警,你醒了,警察会找你问话,你记住,千万不要跟他们提起钥匙的事。”

“奶奶……”

覃阿婆又强势地打断覃欢,“等你稍微好转,三爷也会见你,如果他问话,你就照实说,一个字都不能出错。”

“可是……”

“听话,三爷现在是荣家的一把手,我们覃家又世代为荣家效命,哪怕牺牲也在所不辞。”

“我明白。”花狐说,三爷就是佛子转世,哼,想让我为他效命?

做他的春秋大梦,老娘是来索他的身。

“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覃欢耸了耸肩,“没什么,没话可说了。”

翌日夜里,她被奶奶转到荣家私人医院。

医院只接待荣家人,或者是荣家介绍过去的病人,虽然医院病人少,可是各方面设施一应俱全。

风起云涌,夜半骤雨。

奶奶说,三爷等她片刻,她不能再耽误时间。

正好,在病床躺了这么久,她也想会一会他。

俨然,她已将自己融入妖界。

“奶奶教你的,你不能忘了,还有……”

“到了。”覃欢不太喜欢阿婆的紧张,搞得她也有点紧张了。

转身别了奶奶,覃欢毫不犹豫地推开医院的会议厅。

陡然,眼前一片明净。

寂静如空。

眸光所到处,但见那男人,剑眉星目,卓尔挺立,清隽无尘。

听到门口有动静,他稍稍侧身,长眸微动,淡漠一瞥。

覃欢凝望,色魂怅惘。

不愧是佛子转世,超凡孑然的姿态,令人望而生畏。

也有可能是自己心虚,怕被他瞧出端倪。

偷偷隐藏肆无忌惮,趁风雨不安,再窥一眼。

那双细长白皙的手指,缓慢地拨动念珠。

干净的墨眸,不染凡尘。

他又望向窗外,视线冷凛,神情无悲无喜,疏离无欲。

“三,三爷……”覃欢下意识喊他,很快又被一阵清风湮没。

                           

原创文章,作者:尘鸢墨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6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