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先生的野蛮悍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靳淮川,徐卓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靳先生的野蛮悍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阮佳

简介:重生+复仇+甜宠+爽文前世迟浅识人不清落得个惨死的下场,因缘巧合重生在海城财阀靳淮川妻子的身上。原本只是想借助新身份复仇,干出一番新事业。不料靳淮川强势且霸道的将她纳入羽翼之下。等等,那个传闻中杀伐果决,雷厉风行的男人说的是她眼前这个?“我把你妹妹打了。”“打得好。”“我想有属于自己家。”“我的房产都是你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你敢!”“你太腻了。”“因为你很甜!”

角色:靳淮川,徐卓宁

靳先生的野蛮悍妻

《靳先生的野蛮悍妻》第1章 死而复生免费阅读

“水……水!”床上的女人舔舐着干涸的唇瓣,一双眼缓缓地睁开,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这不是她熟悉的地方,这是哪里?

她记得她在婚礼上突然倒下,紧急送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了车祸。

她四肢瘫痪,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的时候,她的未婚夫迅速接手了她的公司,而且还和她最好的朋友苏蓉蓉搞在一起。

她无时无刻不想着能清醒过来夺回一切,可再睁开眼却到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

“哼,要喝水不会自己倒啊。”

一旁正在打扫的女佣看见女人这一副样子,压根儿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迟浅紧蹙眉头,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迅猛的窜进脑海中,头骨好似要炸裂一般的疼痛着。她捂着脑袋痛苦的在床上翻滚着。

“喂?你别装神弄鬼啊,少爷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女佣狠狠拽着迟浅受伤的手腕,“你就算死了,少爷也不会眨一下眼。”

手腕间传来剧烈的痛楚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她甩开女佣的手,抿着干涸的唇,盯着手腕的纱布好一会儿才强撑起身子,眼神冰冷的打量着中年妇女装扮的佣人。

女佣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受气包这样的眼神,一下子被喝住了,等回过神来时,迟浅已经站在她们面前,一巴掌扇过去。

似乎还不解气,她捏着那女佣的双颊又费力的扇了几巴掌。

“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靳家少奶奶。”迟浅咬着牙狠狠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打不得。”

扬起的手突然被扼住,狠狠一个拉扯,剧烈的碰撞让迟浅头昏眼花,下一秒便被人捏住下颚。

迟浅震惊的看着对面那张熟悉却又带着陌生的脸,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从内心深处蔓延的恐惧和渴望几乎淹没了她,“靳淮川?”

“安安分分做你的靳太太,不要做无谓的事,否则我不介意直接送你一程。”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迟浅艰难的开口,语气中带着挑衅,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落。这是来自原主的不甘和怨恨。

“你以为我不敢?”

鄙夷的眼神落在迟浅的头顶,一手拽起她那只受伤的手。

尖锐的刺痛使得迟浅闷哼出声,白色的纱布瞬间被浸染上了血红。

“我要跟你离婚。”她一手捂着心口,以此来压抑不属于她的情绪。“现在,马上。”

“呵!”靳淮川压根儿不相信迟浅的话,“狼来了的故事结局我想你知道。”

“什么意思?”迟浅紧蹙眉头,见靳淮川要走急忙跟上去,拽住靳淮川的手,“你别走,我说了我要跟你离婚……”

靳淮川反手甩开迟浅,她脑袋撞击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心口传来的撕裂让迟浅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脑海中属于原主的强烈的反抗和她的理智撕打,“走开,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适可而止。”靳淮川不耐的看着疯疯癫癫的迟浅,沉冷的声音中带着克制,“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

撂下这句话,靳淮川便甩手离开了。

迟浅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渗血的伤口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她找到医药箱快速的处理了伤口,又整理了徐卓宁的记忆。

徐卓宁的出生就是不被祝福的,从小受尽冷眼,在徐家也没有地位。

她偏执又疯狂,对靳淮川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占有欲。而她在嫁给靳淮川之后更是做过无数的荒唐事,以至于靳淮川对她没有半分好感。

迟浅不由叹了口气,重生在这样一个人身上,不知她该庆幸还是无奈。

半小时后迟浅下了楼,才发现靳淮川并没有离开,反倒是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客厅里,一分眼神都不留给她。

迟浅饿得不行,佣人见了她居然直接绕道而行。她冷眼扫过靳淮川丝毫不在意的脸,冷笑一声兀自去了厨房。

简单的煮了碗面,迟浅端着碗坐在餐桌前就开始狼吞虎咽,完全无视了在场的某人。

而靳淮川早在迟浅进入厨房就开始疑惑,直到看到她端着一碗面出来,眉头更是紧紧的锁住。

冰冷锐利的目光落在迟浅的身上,迫使迟浅不得不抬起头迎上靳淮川冷冽且试探的眼神,伸手指了指面前面,“你要吃?”

靳淮川不说话,可那张脸却越来越沉。

迟浅摸不准这善变的男人,“可是没有了。”她护着还剩下的小半碗面,睁眼说瞎话,“我觉得你金贵的五脏庙看不上它。”

“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你在乎吗?”迟浅反问,不由咧开嘴冲着靳淮川微笑,“你若是想了解我,我倒是乐意展示。”

果然这个女人还是死性不改,刚才在楼上的那一切不过就是她想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靳淮川冷嗤一声,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厌恶,“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了。”

“也对,山珍海味吃惯了,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上不得台面的?”迟浅闻言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忍不住替徐卓宁不值。

爱上靳淮川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可不就是傻吗?

埋头快速的解决温饱,迟浅走到靳淮川的面前,“刚刚说的离婚的事情我是认真的,我们谈……”余光落在靳淮川手里的报纸上。

快速的抽走报纸,一双手却不住的在颤抖。

她父母居然在她死后,要认苏蓉蓉做女儿?这怎么可以!

靳淮川紧蹙眉头,从迟浅手中抽回报纸,“徐卓宁,你闹够没有?”

他不耐烦的扫过迟浅的脸,却见她神色不对。

垂眸,目光落在报纸上那大大的标题上,一双手倏然紧握。原本沉冷的眼底总算有了一丝波动,不过很快便被压了下去,“你很关注迟家?”

将报纸扔到迟浅的眼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迟浅。

迟浅已然回过神来,将那份报纸拿起来攥在手里,不由得轻嘲出声,“迟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我关注一下有问题吗?更何况迟……”

“你配吗?”靳淮川冷言打断她,眼底带着嫌恶,“不要去搅和迟家的事。”

他走到迟浅面前,手指捏着迟浅的下巴,冷冷道,“没有下一次。”

                           

原创文章,作者:阮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6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