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齐墨,段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不好惹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肥狼

简介:作品已完本,可放心入坑前世,她偏听偏信,最终被庶姐和前夫害死在柴房里临终前,唯有那个被辜负的他,肯送她最后一程重活一世,她除了要阻止前世的悲剧,还要报答那个默默陪伴的他。她说:“以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你何苦对我这样好?”他笑:“我从来没放在心上。”

角色:齐墨,段龙

重生嫡女不好惹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1章 毒米免费阅读

昏暗潮湿的柴房里,一个女人奄奄一息地躺在柴草堆上。她面黄肌瘦,两腮深陷,唯有时不时翕动的鼻翼让人知道她还活着。

突然,柴房的门打开了,一道刺眼的亮光射了进来。齐眉忍不住用手遮住了眼睛。再睁眼看时,只见一个老妈子将一碗白米饭放在了她的面前。

“姨娘赏你的,吃吧。”老妈子撂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齐眉麻木的眼中瞬间有了亮光,她不管不顾地爬下了柴草堆,去吃那碗白米饭。尽管这碗米饭已经又凉又硬,难以下咽,但齐眉却吃得如同珍馐一般。被关了这一年来,她终于又吃到白米了。

她狼吞虎咽,蹭的满手满脸都是饭粒。只一会儿工夫,白米饭就被吃了个干净,齐眉心满意足,她疲惫地靠在草堆上,细细地品味着白米残渣那甜津津的味道。

这可比糠皮和麸子好吃多了啊!

突然,一阵剧烈的绞痛从腹部传来,齐眉大惑不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口污血从口中喷出。齐眉大惊失色,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地上的空碗,这才明白:这饭里有毒!

就在她心慌意乱之时,柴门再一次被打开了,不出她所料,她的庶姐齐墨慢慢地走了进来。齐眉的眼中闪出愤怒的火光,她嘶哑地骂道:“齐墨,你竟然敢毒害我!”

齐墨默默无语,她只是冷冷地看着齐眉在地上挣扎。齐眉痛得紧紧地捂住腹部,她质问道:“你还敢来见我?官人呢?你到底把官人的心诓住了啊!”

“官人是不会见你的。”齐墨淡淡地说,“你毒害我的孩子,官人便示意我用一碗毒米将你送走。”

“我是冤枉的!”齐眉吼道,“我从来没有害过你的孩子!”

“那又有什么所谓呢?”齐墨同情地看着她道,“官人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他喜欢的一直都是我。娶你只是因为你的嫡女身份。你死了之后,我便是夫人,到时候真相还重要吗?”

“你这个……贱人!”齐眉的口鼻喷出了黑血,“我就算做鬼也饶不了你!”

“要说做鬼的话,大哥他早就做了。可我还是好好的。”齐墨摸了摸自己新染的指甲,“你可能还不知道,大哥他不是被流寇杀死,而是被他最信任的小厮杀死的。”

齐眉怔怔地看着齐墨,恍然大悟:怪不得!大哥齐思海的功夫是父亲手把手教出来的,怎么可能被区区流寇杀死呢?

齐眉喃喃道:“大哥死了,然后你亲哥哥袭爵,你母亲朱氏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夫人!整个儿爵府就都在你们娘俩的控制之下。对吧?”

齐墨不答,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悲愤的齐眉。旁边,一个妈妈轻声说道:“姨娘,这里不干净,咱们还是快走吧!”

齐墨点了点头,留给齐眉一个纤细的背影。

“回来,齐墨你回来!”

齐眉沙哑地喊着,可柴门还是在她眼前重重关上了。

齐眉要死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哄闹,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只言片语:什么结党营私,密谋篡位云云。齐眉正在诧异,柴房的门被踹开了,齐眉抬起头,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气度不凡却风霜满面的男子,他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和一双深如古井的眸子,似乎一眼就能将人看透。只是,他的脸被胡子遮住了一大半,以至于遮住了他的一半的神采。

齐眉愣了愣,她沙哑地问道:“段……段平城,你怎么来了?”

“快别说这么多了。”段平城一把抱住她“走,我带你离开。”

“没用了。”齐眉喃喃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就算活着,又能怎么样?”

段平城的手明显哆嗦了一下:“眉儿,咱得活着,得好好活着……”

“你听我说。”齐眉一把抓住了段平城的袖子,“从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

当年,齐眉还是长兴伯爵府的嫡小姐。母亲早亡,府中的事情都由面甜心苦的姨娘朱氏负责。

那时候的她看不出朱氏的险恶用心,对齐墨母女俩百依百顺。父亲征战回家时带回了段平城,当时他还是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孩子,看起来一脸病态,不大讨人喜欢。

父亲说,这是他同袍段龙将军的孩子,段龙将军死在了战场上,只留下这么个独苗。可段龙将军的手足兄弟生怕这孩子将来分他们的家产,愣是不肯认。父亲一气之下,便将段平城带了回来。

记得当时,齐眉和父亲大闹了一通,因为朱氏对她说,有了这孩子后,父亲就不喜欢齐眉了。为此,一向慈爱的父亲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嘴巴,并将她关在了祠堂罚跪三日。

从此,齐眉恨上了段平城。她用各种琐碎的手段捉弄他。段平城要么装不知道,要么小心翼翼地避开,总之,他从未和她计较过。

两年后,趁着父亲出征,朱氏便将段平城赶了出去,当父亲问起时,朱氏便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段平城怎样狼心狗肺,齐家对他那么好,他竟然离家出走云云。当时的齐眉并没有为段平城辩解,她只是觉得走了个分走父亲宠爱的人而已。

整整三年,齐家没有打探到段平城的下落。后来,哥哥被害,父亲承受不住丧子之痛,也去了。庶兄齐思江袭爵,继承家产,而朱氏则名正言顺地当上了太夫人。三年后,自己和庶姐一同嫁到了太师府高家,她是高书贤的妻,齐墨是高书贤的妾。

不到一年的时间,齐墨生了个大胖小子,齐眉还真心为她高兴。孩子百岁宴那天,她送了庶子一件亲手缝制的小衣服,却被诬陷在上面撒了要命的鹤顶红。

她被关了整整一年,直到今日,一碗毒米要了她的命。

段平城低低地说:“以前的事就别说了。我从来没怪过你。”

齐眉艰难地说道:“我回想平生……唯独对你……我歉疚……只后悔……后悔……”

“眉儿,你没做错什么。”段平城流泪道,“你再挺一挺,咱们这就……”

齐眉摇了摇头:“段……段哥哥,你还肯来见我……我知足……”

一语未毕,齐眉的眼睛就像熄灭的火烛一般黑了下来。一滴清泪从她的眼中缓缓流出,直到腮边。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肥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7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