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被偏执摄政王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月宸,李月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被偏执摄政王宠上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文弄墨

简介:李月宸是相府嫡长女,外祖手握重兵,舅舅与表哥表姐们掌中的宝贝,却痴恋太子,甘愿为其付出一切,却不料他登基之日,腹中骨肉惨死,外祖满门忠烈被斩,穿肠毒药,李月宸立下誓言,若有来生,我必手刃你。重生当初,外祖还在,她还是相府嫡长女,面对生父,继母,继妹的精心算计,渣男故伎重施,她该如何应对?更想说一句,那前世八竿子打不着,惊才艳艳的摄政王爷,为何你却屡屡站在我的墙头警告我,“女人,你是我的。”

角色:李月宸,李月华

重生嫡女:被偏执摄政王宠上天

《重生嫡女:被偏执摄政王宠上天》第1章 前尘往事免费阅读

东杨国冷宫。

一身着素衣,未施粉黛,头发散落腰间的女子正坐在窗边看着外面,仿佛在等待什么人,她是李月宸,是东杨国太子百里正羽的太子妃,五个月前,摄政王谋反,百里正羽为了保护她的安康,把她送到冷宫中,他说过,待他大业成功,必定风风光光册封她为皇后,八抬大轿,许她盛世婚礼,而她,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李月宸低下头,眼神温柔,她用手摸着肚子,看着微微隆起的样子,可以猜到她已经怀孕数月,她的脸上带着微笑,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充满了期待,听到匆忙的脚步声音,李月宸赶紧站了起来,扶着腰间,颤颤巍巍的走到外面,“海棠,你去看看,是不是太子来了?”

院中的婢女对着女子行了一礼,像是嬉笑,“是,娘娘,奴婢帮您看一看,说不定太子殿下来接您做皇后了呢。”

她点了点小丫头,“你就会胡说。”但是眼中却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只是没等海棠打开大门,门就被撞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着红衣,头戴凤冠的女子,翠绿的珠玉伴随着主人的脚步泠泠作响,那是李月华,她的继妹,也是百里正羽的侧妃,当初她三朝回门,李月华被喝醉了酒的百里正羽宠幸,最后还是她亲自劝诫百里正羽接纳妹妹为侧妃,又许诺妹妹除去身份的不同,其他衣着,生活上的待遇,可以与她平起平坐,她嫁入东宫之时,风光无限,甚至快要超越她这个太子妃,但是她怎么来了?而且身上竟是正统的皇后服饰,李月宸走上前,看着来人,“华儿,你怎么来了?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李月华冷哼,看着她隆起的腹部,指了指,“姐姐肚子里,这是谁的孽种?”

李月宸当场生气的说,“放肆,华儿,这是正羽的孩子。”

“正羽?”李月华围着李月宸转了一圈,看着她如今的样子,“姐姐怕还不知道,今日是陛下登基之日吧,就是正羽,今日登基了。”

“什么?”李月宸眼神中尽是惊喜,“正羽成功了,他登基了?”

“是啊,姐姐,正羽下旨册封我为皇后,如今我是东杨国唯一的国母,姐姐是不是应该恭喜我呢。”李玉月华眼中的挑衅越发明显。

“什么?怎么可能?我才是太子妃,我才是正羽的太子妃,正羽怎么会册封你呢?”李月宸满眼的难以置信,不会的,他说过,她才是她想册封的皇后。

李月宸看着那鲜红的衣服,格外的刺眼,她冲上去,拉扯着她,“你脱下来,这应该是我的,你脱下来?”

李月华本想反手推开她,但是两人因为撕扯换了个位置,李月华看到门外若隐若现的身影,惊呼一声,倒在地上,“啊,姐姐,你怎么可以推我,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姐姐,你怪我不要紧,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李月宸的眼睛都红了,她刚刚想要冲上去,就被一个明黄色的身影挡住了,那身影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啊。”她捂着肚子,心痛的看清了眼前的人,是百里正羽。

百里正羽温柔的将李月华扶了起来,“华儿,你没事吧?”

李月华摇摇头,委屈的擦着眼中的泪花,“陛下,臣妾没事,姐姐可能是太激动了,要不陛下把皇后的位置给姐姐吧,华儿只要陪在陛下身边,什么都不求。”

百里正羽伸手揽过李月华,“华儿,别胡说,自始至终,朕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朕想要的妻子也只有你一个人。”他温柔的吻了吻她眼角的泪水。

而这一幕都被李月宸看在眼里,她的泪水模糊了双眼,突然她感觉到身上一阵热流,她察觉到情况不对,一阵慌张,伸出手,朝着面前的两人,“正羽,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原本被推倒在地上的海棠听见李月宸的呼救声,不顾身上的伤口,爬到了她身边,“娘娘,娘娘,您没事吧。”

她朝着两人磕头,“陛下,陛下,请你救救我家娘娘,娘娘肚子里可是陛下的亲生骨肉啊,陛下。”

百里正羽冷哼,“亲生骨肉?只有华儿肚子里才是朕的骨肉,来人,原太子妃李月宸行为不检,珠胎暗结,赐毒酒一杯。”

说完此话,百里正羽拉着李月华就要离开,李月华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姐姐,忘记告诉你了,镇国将军楚将军一家,就是姐姐的外祖一家因为与摄政王联合谋反,被满门抄斩了,姐姐不要过于悲伤,他们不忠于陛下,才有此一劫。”

李月宸的眼睛似乎陷入了死寂,片刻之后,她不顾身下的剧痛,跑到百里正羽面前,抓住他胸前的衣襟,“你胡说,外祖父不会的,为了你,外祖父甚至背叛了先帝,也要帮你夺得兵权,怎么可能会背叛你,你胡说,百里正羽,你还有没有良心。”

百里正羽一脚揣上了她的肚子,“李月宸,若不是你的外祖父楚成手中十万兵马,你的舅舅们身居高位,朕岂会理你?”

说完此话,百里正羽转头就离开了。

李月华看着如今悲戚的李月宸,蹲下身子,“姐姐,你知道吗?早在你与正羽相识之前,我们就在一起了,什么醉酒宠幸,不过是一场戏罢了,姐姐也真的是傻,让我入了府,给我平妻的待遇,对了,姐姐,你腹中的骨肉确实不是太子的,至于是谁的,妹妹也不清楚,毕竟当日替姐姐解毒的人只不过是正羽随便找的。”

李月宸慢慢看着腹部,“啊——。”痛苦的声音盘旋在宫殿的上空。

李月华站起身,“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姐姐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月季,把姐姐的肚子剖开看看。”

月季,原本是李月宸的侍女,但是如今却成为了李月华的人,月季小心的走到李月宸身边。

李月宸后退着,护住自己的肚子,“你要干什么?你滚开,李月华,你敢!”

李月华命人搬来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来人呀,给我按住她。”

李月宸眼睁睁看着那群人按住自己的四肢,拿着剪刀剪开了自己的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痉挛,但是依旧想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却耐不住这么多人的力气,海棠想要冲上前阻止,却被一侍卫拉开,几次三番,海棠竟然被推到了柱子上,一下子就没有了气息。

李月宸的眼角滴落一滴泪水,小声的唤着,“海棠,海棠。”

她感觉到肚子一阵疼痛,像是什么与自己分离了,她看着那刚刚成型的胎儿被剖了出来,递到李月华眼前,李月华一见,便用帕子捂住口鼻,露出厌恶的表情,“拿走,拿走。”

她打着哈欠,走过来,“姐姐,是个男胎,真是可惜了呢,为了不让姐姐这么痛苦,来人,把陛下刚刚赏的毒酒拿过来,浇到这位前太子妃身上,让她慢慢死去。”

李月宸心里的疼痛早就超越了一切,她眼睁睁看着酒水洒落在她的伤口,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早就已经麻痹了她的感官,她慢慢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东杨国太子百里正羽登基元年,原太子妃被废,立侧妃李月华为后,百里正羽登基之后,实施暴政,百姓民不聊生,次年,摄政王百里奕枭携先帝皇三子卷土重来,大军压京,百里正羽于宫中自裁身亡,皇后于战乱中被杀,摄政王将皇位让予皇三子,并以全身荣耀换前太子妃与镇国将军满门清白。

皇三子登基,励精图治,在众朝臣的帮助下,斩奸臣,重贤臣,宽仁待下,东杨国长治久安。

朝晖二十八年。

东杨国丞相府。

李月宸感觉她昏昏沉沉,她慢慢起身,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不是她的闺房吗?听说人死后都会回到最初生长的家,看来这句话是真的,她慢慢站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还是她没有出嫁之前的样子,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老嬷嬷走了进来,“大小姐,您怎么起来了,您没事吧,快让老奴看一看。”

那不是刘嬷嬷吗?是母亲的陪嫁,也是她的奶娘,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她走过来,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口,心疼地说,“大小姐,您也是,怎么能袒护三小姐呢,三小姐明摆着就是欺负你嘛?”

袒护?额头?李月宸突然想起来,她十四岁的时候,三妹李月音不小心打碎了父亲珍贵的花瓶,但是最后却让她顶了罪,父亲一气之下,大骂一顿,她受不了委屈,竟然选择了撞柱。

刘嬷嬷朝着门口招招手,“来人呀,快把伤药拿来,我再给小姐处理一下伤口。”

外面走进来两个侍女,一个是海棠,一个是月季,看到海棠的出现,李月宸满脸笑意,但是看到月季,却忍不住的冷气横生,让刘嬷嬷有些奇怪,许是察觉到什么,李月宸收了收她的情绪,当刘嬷嬷给她上药的时候,她感觉到脑袋一阵疼痛,怎么会疼?难道是真的?

李月宸突然站起来,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中一身少女样态的人,开心的转了一圈,又看到额头上的伤口,伸手摸了摸,疼?难道是真的?她是重生了吗?

她跑到刘嬷嬷面前,“嬷嬷,您掐我一下。”

刘嬷嬷手中还拿着药膏,“小姐,您是怎么了?”

“嬷嬷,您快,用力掐我一下,快。”刘嬷嬷放下手中的药膏,用力的掐在了李月宸的左胳膊,清晰的疼痛让李月宸意识到:她重生了,她回来了?

那么外祖父一定在,还有舅舅,表哥表姐他们,都还在,刘嬷嬷也在,海棠也在,都在,这一生,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们,至于李月华与百里正羽,你们等着,这一世,你们的前路有我这个绊脚石,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成功的?

李月宸迅速平静自己的心态,“嬷嬷,我想好好休息一会,你跟海棠先出去吧。”

“好,那小姐您好好休息,海棠,我们走。”

李月宸全程都没有搭理月季,但是余光中却看到了她眼神中的鄙夷,看来某些人的背叛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早有预谋,今生一定要防备了。

李月宸坐回床上,抱着被子,安静的躺下了,闭上了眼睛,听到刘嬷嬷静静的关上了门,走了出去,李月宸睁开了眼睛,“我真的回来了,回来了。”

前世的百里正羽登基了,李月华为后,但是如今的李月华只不过是一个庶女,如今朝中的局势,摄政王独树一帜,压制着百里正羽,她倒是不着急参与进去。

但是府中,如果记得没有错,如今掌家的是李月华的生母袁氏,是父亲生母的娘家侄女,也是父亲的青梅竹马,当年父亲为求功名,上京赶考,认识了母亲,当时的母亲是一品镇国将军楚成的小女儿,自幼养在家中,就是在那一次的遇见,母亲对父亲一见倾心,非君不嫁,却不料,父亲在娶了母亲之后,便将生母接入府中,李老夫人出身乡下,行为粗鄙,自然与母亲这种大家闺秀不合,不仅如此,还将自己的侄女纳为了姨娘,母亲当时身怀有孕,父亲在朝堂上需要外祖父的帮助,只好把袁氏送出府内,天不遂人愿,母亲难产去世,留下李月宸一个人,出生不过三月,老夫人便以府中无人主事的理由,接回了袁氏,并很快生下了庶子庶女,外祖父很是生气,将未满周岁的我接到镇国将军府,直至七岁。

这些年,父亲借着与外祖父的姻亲关系,从小小的七品翰林院编修升至一品丞相,行为越发嚣张,当年许诺一生只娶母亲一人的父亲,如今三四房侧室,子嗣繁衍,以至于很多人忘记了当年的将军府小姐楚心月下嫁,只记得如今赫赫有名的当朝丞相李士杰。

外祖父不放心她一人待在丞相府,将外祖母娘家的小姨送到府上,父亲纳为侧夫人,这位小姨自始至终对她甚好。

                           

原创文章,作者:文弄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7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