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君》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雨,苏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殃君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傅安良

简介:(甜宠+虐恋+穿越+反转)现代病死的她穿越到了被未婚夫亲手杀死的庶出公主身上,然而堂堂公主竟然变成了小丑奴?冤家路窄,误打误撞进了王府,遇见了“未婚夫”,如果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必死无疑,她如何在保证自己身份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逃走?然而在经历了种种之后,她竟然喜欢上了这个杀害自己的凶手,本以为从此圆满幸福,却不曾想他的阴谋才刚刚显露一角。真正的故事现在才正式开始。

角色:林雨,苏凌

殃君

《殃君》第1章 未婚夫截杀免费阅读

头上顶着五彩琉璃冠,身着红袍的苍白少女局促不安地坐着。她一双浅棕眸,沉寂得如一滩死水,却明亮得仿佛落入了星星。

少女身材清瘦,大概十三四岁模样。一张脸娇小玲珑,上面两道细长的月眉,清丽得犹如画卷一般。当眼帘低垂时,苍白的脸颊上一抹淡淡的阴影。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流光溢彩,惊鸿一瞥,倾国倾城。

林雨的嘴唇发紫。

这几天的风餐露宿让她很不好受,轿子在泥泞的路上上下颠簸,她的头又撞到壁上,头顶的嫁冠沉重,她整日浑浑噩噩。

越国五公主的送亲队伍。

大约还有一日的路程,便可到达晋国,嫁与晋国当朝太子苏凌。晋国内战刚刚结束,太上皇苏任策遭其兄苏豫篡位,苏豫上位,其独子苏凌即为当朝太子。

天下三分,魏晋楚是为大国。

谁都知道越国是出美人的地方,越国的美人,个个冰清玉洁,楚楚动人。越国的三公主更是翘楚,传言中,她如一朵娇艳的牡丹花,一颦一笑中皆是无边的风采,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贵气。而林雨,则是早年丧母,受尽冷落,也说她面黄肌瘦,丑陋不堪。

越国皇帝居然送了五公主来和亲。

原来苏凌指名道姓要找的人是越三公主,可是越国一向巴结魏国,三公主是要嫁给魏国太子和亲的。

“啸!”

马车中,林雨听得白马长鸣,一个急停,她的头又和窗棂撞上了,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清着嗓子问道:“三叔,发生什么事了?”

轿外跟着送亲队伍,在前头的红衣中年男子几步慢下来。对着骄内的人儿说道:“公主,前方看到了一群黑衣蒙面人,中间……中间还有一个不蒙面的少年。”

她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双手捏紧,无奈地闭上双眼。

“那少年,是什么样的?”

“眼睛浅青色的,丹凤眼,剑眉。”三叔道。

是了,那就是他了。

现在正是三更。天空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晚风夹杂着树叶飘落的沙沙声,一片一片吹进林雨的心里。本来车队的火把不多的,但由于这些腾空而来的黑衣人,待他们也点燃火把,官道上愣是变得明晃晃的了。

她听到远处一个清朗的声音。

“五公主许久不见,近日可安好?”

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她心里魂牵梦萦。即使那么多年未见,他的声音却早在心中重复了千千万万遍,今日再听,也不会错,有些东西,藏在心里久了,久而久之,就融为一体,更成为一种习惯,一片执念。对林雨来说亦是的,对他来说,亦是的。

她早该知道,此番去大晋是不归路,他无论早晚,总会来的。

她的心激动起来,咬着发白的唇,攥着的手帕已经变形。她知道这些,可她还是来了,一是父王的命令不能违抗,二是……二是,她无奈地苦笑,她实在想见他。

“怎么会不好,锦衣玉食。公子说笑了。”

怎么会好,怎么会好。早年丧母无亲无故的她,唯一疼爱她的人只有三叔,三叔是母亲的娘家人,武艺高强,有勇有谋。却因母亲和她的关系,得不到父王的重用。但三叔从不埋怨,她与三叔在皇宫里处处受人刁难,究竟是经过什么样的磨难,才能在那暗无天日的越宫中苟延残喘。这些痛苦,她无法诉说,他更不想知道。

“也是,五公主这便要攀上大晋这座靠山,怎会不好。”坐在轿中的她虽看不见少年的表情,但他声音中的嘲讽,林雨怎么会听不出来,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平安到达大晋,他明知道从越国到大晋的这条官道是她的黄泉路,他竟然还如此讽刺自己。

林雨的心好像被一把细小的针插入。

“你是谁!”三叔朝挡在车队前的一行人中间的那个乌发少年问道。

他是谁……这个问题林雨再清楚不过。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绝色少年,充满腾腾杀意的少年,不正是她林雨将要嫁的夫君吗?晋国太子苏凌。

三年一届的万朝大会上。每逢此时,十六国国君纷纷派重臣到晋国一议天下大事,领土划分,富国庸国。此间也有诸多活动,因此,皇家子弟来的也算频繁。

那年,她随着越国的人一起来到晋国,由于皇后陷害,她被扔进了山中。几番折腾下来也没有出路,当夜她只好在山洞中过夜,天凉地寒,她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她也害怕就这么死去。

突然听到山洞深处传来细微呼吸声,后来她便看到了苏凌。

进洞深处后,一个满身血迹的男孩趴在洞岩中,她小心试问,他便转过头来,一双令她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深青色翡翠眼。她想鬼怪也好,妖魔也罢。这世上本就是我孤单一人,与这些孤魂野鬼无差,他与她深山中度半月,她第一次感受到温柔,原来也会有人对她温柔的。

他与她立誓 此生非她不娶,那时他还不是太子,只是南安王的独子。

当时他伤了眼睛,看不清她的容貌,言语中她得知少年心高气傲,如果自己告诉他自己是越国那个人人唾弃的五公主,他会不会不愿意理自己了呢。

于是她做了一个此生都后悔不已的决定,当他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告诉他,她是越国三公主林汐。

总之以后都不会再相见了吧,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说什么都是假的,都是骗人,您不是只相信我三姐姐吗。”林雨冷笑道:“您是一个很专一的人,也很执着。”她说着,他也听着。

她一双眼飘离游浮,自那日谷中大雨,俩人挨饿又拖伤,焉焉一息,晋南安王终于找到了他们,昏迷中他抱走了苏凌,却丢下小女孩蜷缩在草堆中,对呀,她照顾苏凌半月,衣衫不整,也没有公主的样子,是谁都会认为只是个山野丫头吧。

后来她终于被三叔找到,果然是连老天都嫌弃她,不愿收下她吧。

后来,他与三姐的感情传得满城风雨。

他对三姐说,“此一生只你一人。

她才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怎样的错误。

本来以为在山洞中是一句玩笑话,他却一直记着。

她想解释,想告诉他,想告诉他是她救了他,想告诉他自己喜欢他,想告诉他……

于是她在他必经之路上等了他三天三夜,见到他的第一面,就告诉他一切。

没想到他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厌恶地说道:“世人都知道我和汐儿的事,你现在告诉本王山洞里是你救了本王,你不嫌恶心吗,你想攀上本王,就编这些?低贱的胚子,果真让人恶心。”

他冷漠的神情,看陌生人的目光,只道是:“你是汐儿的妹妹,我给汐儿一个面子。”

在他看来,她只是汐儿的妹妹。他眼中只有林汐,只有林汐,他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笑话!

好笑,太好笑了,原来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下贱的胚子,原来自己说什么都是骗人……都是笑话……

那日她因为出格的举动,被越王上次五十大板,他却坐在她前面,喝着茶,看着她虚脱又被水泼醒,昏迷又被水泼醒。

她抬头看他,却再也没有看懂过他。

众人都以为她会归天,她却坚强地活了下来,她想她只要跟他解释清楚,只要好好告诉他,就一定可以补救……

回到越国。

三姐姐来找她,告诉她:“汐儿,我这一生只爱怀然哥哥一个人了,求求你,你不要拆散我们。”

她呆住了,从小到大,除了三叔,就是病娇的三姐姐对她最好了,除了有时候会打她骂她,可是没了三姐姐她早就死在越王宫里了。

“求求你,雨儿妹妹,三姐姐什么都让给你,只要你不告诉他,不要告诉他。”

林雨颤抖着答应,告诉了她一切。

从此以后,山洞中救下苏凌的就真的是林汐了。

三年后,大晋改朝换代,越国本就是靠和亲壮大起来的国家。人人都认为越国会嫁去三公主,与太子情投意合。

晋国太子更是明确地提出要求,要三公主和亲。

她想,苏凌现在一定非常高兴吧,马上就能和三姐喜结连理了。

而越王却派了她去。

满堂朝野,无不哗然。

她还记得那时三姐的讶异与仇视。她不知所措。

在一次密谈中,她知道真相。越魏交好,今天下三国鼎立,越国成为大楚的附庸国。三公主自然是要嫁给魏太子的,魏王说要羞辱大晋,父王便派她去。

原来她竟然只是个羞辱的工具。

即使这样,她还是很高兴的。她相信虽然不告诉苏凌,可是日久生情,他一定会发现自己是那个女孩,一定会爱上自己的。

只要能陪在苏凌身边,哪怕让她下堂做妾,她也是愿意的。

她怀着这样的心情登上了这台轿子,踏上了这条官道。

这却只是她的幻想。

他是那样骄傲的人,如果真心爱三姐,怎么会允许她不明不白的嫁过去。

果真,他来了,带着腾腾杀意。

连什么时候要进入大晋都算好了。,进入大晋的前一天将她杀死,是怕她污染了大晋的这片土地吗?呵……

不出所料。

“我记得,我已经不止一次明确地告诉过五公主。”他含笑。

“是。”林雨回答。她不知是忍了多大的痛苦才吐出这个字。

“没想到五公主攀权之心如此强烈。”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自己在他眼里竟是这样一个人。她缓缓开口:“这是父王的命令,我身为女儿无权干涉。”他没再说话,轿外一阵刀光剑影。

林雨仍端坐在轿中央。她的心被撕裂,明明已经破碎不堪,却还自欺欺人的一遍遍缝补。

有些血从窗帘隙缝边洒进来,落在她的脸上,她并不害怕。

在梦中已反复梦过多次,今日亲身体会却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窗外传来三叔奋勇杀敌和将士们逃跑的声音,渐渐的就只剩下三叔重重的呼吸声。

“你们这群狗贼,居然敢截公主的嫁车。”三叔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大声地骂道。

“动手。”那少年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两个字,宣告死亡。

“等等。”林雨道。

“慢。”

“我临死之前只有一个要求,公子,好在我们相识一场。”林雨道。

“五公主请说。”

“放过我三叔吧。他是一个好人,而且武功高强,有治军之才,相信对您有大帮助。”林雨故意不说穿苏凌的身份,自然是给他留足了面子,否则这以后,大晋太子截杀自己未婚妻的事一传开,对大晋影响不好。她的用心良苦,他的聪明,自然不会不懂:“既然五公主这么说了,我便留下他。”

“我呸,我这一生只效忠公主一人。”三叔怒极,转身朝着轿子中的人儿说道:“雨儿,叔叔就算是死,也要保护你。”

“三叔,父王没有重用你,都是因为我们母女害的。”林雨自然是了解三叔的性格,“公子,麻烦你了。”

“我明白。”

三叔被打晕。

无声。

他割断窗帘,坐在白马背上,手举剑,剑刃反射火光,打在林雨的脸上,火光照亮了她的脸,她从未天真的想过自己会活下来,所以当她抬头时,异常坚定。

就看见了他呀,仍是那样好看。三年后的他成熟了许多,他的轮廓却没有变,一脸冰凉,剑眉,不过那双眼在眉下炯炯发光,像刀刃上的一堆火。

他承认,林雨长了多么美的一张脸 尤其是那一双浅棕色的眼,干净如琥珀,都说三公主倾城倾国,却也无法与她相比。

“苏凌,我的确想嫁给你。”她眼中泛起泪光,泪水中映出他的影子,“即使幻想过无数次,却只是我自作多情,你是第一个除了三叔和姐姐以外对我好的人,哪怕是假装,也足够让我有爱你的理由。”

我这么说很傻很天真吧?很笨很愚蠢吧。林雨只能看着他,有些话,她不敢对苏凌说,也说不出来。

苏凌微颤。

“你那样骄傲,也只有三姐那样高贵,那样美的人儿才能与你并肩。”

我呢?只不过是痴心妄想。

人说不能认命,但生在帝王家,不能不认命。

“如果有来生,我也不会恨你的。”

“如此甚好。”苏凌道。

如此甚好。

这样就好。

当他的剑刺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的生命也就停止了,带着绵绵不绝的爱意,带着潺潺的悲哀,一同融入他的剑中。

苏凌看着眼前的人儿倒在自己的剑下,他把剑抽出,递给身边的暗卫:“扔了。”

林雨身上火红的金色嫁衣与她的血液融合,尸体滚下轿子。他想起她刚刚说的话,反复斟酌,他从未记得与这位五公主有过什么交集,从他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像一个小丑一般。,他面前摆弄着各种幼稚的表演,吸引他的注意。

与其他公主一样,肮脏又让人厌恶。

此时想太多也无用。

斯人已去。

第二天,黎明官道上干干净净,仿佛昨日之事是一场幻梦。太阳从东边山头升起,什么浩荡嫁车,什么大批部队,连散落在地上的血迹都消失得透彻。只有站在树丫上几只乌鸦和倒在地上的一位红衣姑娘睁大的眼睛诉说着昨晚的故事。

——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写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原创文章,作者:傅安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7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