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剑起狂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强,凌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网游之剑起狂澜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何以逸尘

简介:现实里,我是一个征战四方的军人!游戏中,我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战士!现实里,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游戏中,我翻江倒海剑起狂澜!

角色:张强,凌雨

网游之剑起狂澜

《网游之剑起狂澜》第1章 梦还是现实?免费阅读

苍穹之上,一片片黑压压的乌云堆积在了一起,无数颗雨珠唰唰地肆意击打在脸颊上,接而不断的雷声响起,像是为在这场倾盆大雨鸣奏着。

“哗啦啦….”

……

“排长,你先带着剩下的战友们离开这,我和小北掩护你们!”

我咬了咬牙:“少放屁,今天我李凌风就算是死,也不会当逃兵!”

“砰!”

霎时间,又一发子弹以破风般的速度袭来,生生的穿透了眼前张强的左肩膀。

“啊…”

张强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捂住血流不止的肩膀,望向我,声音颤抖道:“排长,快…快走吧,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我身上的对讲机忽地传来了一阵声音。

“李凌风同志,此次任务失败,我命令你带领存活下来的同志迅速离开战场返回基地,十分钟后会有我方支援小组接应你们!”

我皱了皱眉,望向眼前不远处步步相逼的数十名敌军,紧紧握着钢枪的双手愈发的颤抖。

尽管我只字未语,但面对着眼前一个个倒下的战友们,我的内心在咆哮,我的心在滴血。

服役三年之久,这可能是第一次未能完成任务。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眼前形势险峻,而且上级已向我下达命令,时间紧迫,不由得片刻思索,必须立刻执行,否则可能带来更多战友的无谓牺牲。

我转身望向张强,从腰间掏出剩下的两盒弹匣递给他,低声道:“强子,你是副排长,剩下的这十五名战友就交给你了,必须全都给我平平安安的转移到基地,我负责断后。”

张强闻言急切道:“可是排长…”

“这是命令!”我瞪目道。

“是,排长!”

张强咬了咬牙,低喝道:“剩下的战士们,跟着我,迅速从东南方向丛林穿过,返回基地!”

“唰唰…”

仅存的十五个战士踏着落叶,随即跟着张强迅速向后方撤离,一行人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不由嘴角一咧,心中巨大的石块总算落地。

“沙沙…”

身后,敌人的脚步声愈发地清晰,距离我似乎也只有不足十米之遥。

我静静地靠在一棵老榆树后,紧紧握着手中的95-B,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忽地闪现出了这23年以来经历过的种种往事,就像是一部二倍速的电影,很快就落幕了。可它又像一本书,合上时,没有人会发现主人公经历过什么,翻开时,也不过三两页,再次合上时,仿佛这本书已然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或许,我的人生就是一本小说,而我则是这平凡故事中的主人公,平平淡淡,平凡无奇。

所以,在即将合上书的这一刻,我选择为自己书写一个不平凡的结尾。

“沙沙…沙沙…”

敌人的脚步越来越近,我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这些外国佬粗厚的喘息声。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种曾经学习过的战术,可事到如今,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下,似乎所有的反抗都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唰!”

忽地,林子里不知从何方窜出了一只棕色的野兔,似乎一下子吸引了身后敌军的全部注意力。“砰砰砰……!”

下一秒,数十名敌军纷纷向那只可怜的野兔集火。我见势甚妙,迅速扔出一颗烟雾弹,封锁敌人的视线,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向西南方向逃离。

“Care,He is running there!”

不料,这群敌军眼神犀利的很,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身影,纷纷抬起枪口向我开火。

“砰砰砰!”

果不其然地,在无数颗流弹覆盖下,一颗子弹硬生生的穿透了我的左臂,一大片鲜血忽地溢出,随即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

我咬了咬牙,不顾身后的枪林弹雨,飞速向前奔跑着。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冲出了几十米后,我竟然来到了峭壁边缘,向下约几百米则是一条湖泊。

此时此刻,身后是数十名敌军,眼前则是断崖。

我强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在这一秒内,我甚至在心里质问了自己一万次,为什么老子没长翅膀…

万般难以抉择之际,我迅速从腰间掏出了仅剩下的一枚手雷,猛地向后方追赶来的数十名敌人抛去,随即纵身一跃断崖之下。

“轰!”

身体在这一瞬间直直地向下落去。悬崖上我留下的那枚手雷也随即爆炸在人群中,瞬间激起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碎石和鲜血,以及肉眼可见的残肢断臂。

对我而言,书的结尾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但我知道的是,我的战友们已然安全撤离战场,剩下的敌人也已然被消灭。故事不长,但是对我来说已经足够精彩了。

我自嘲一笑,缓缓地合上双眼,准备迎接死亡。

“嘭!”

身体重重地拍打在湖面上,巨大的张力几乎将我的体内器官尽数震碎。一瞬间,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袭来,一股滚烫的鲜血猛然从我口中吐出。

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暗淡起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身体渐渐下沉到湖底。

……

我,就到这里结束了吗?

……

“哥哥?”

忽地,我的意识不知来到了何处。只依稀听得见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的心猛然颤动,急切地向四周望去,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我不由得哽咽了一下,缓缓道:“这个声音…是你吗…?”

忽地,前方亮起了一束火光,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燃起了一捆柴火。

我向着火光燃起的方向走去,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凌雨!?”

此时此刻,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步上前紧紧的抱住她瘦弱的身躯。

我望向凌雨,时隔三年,她依旧穿着那身曾经最喜欢的淡紫色长裙,一双绝美的眸子还是那股熟悉的纯真。

“这么长时间了,你过得还好吗…?”我轻声道。

凌雨笑着点点头,神情里却夹杂着一丝难掩的忧伤,道:“虽然因为那次意外…我离开了哥哥,但是每每想起哥哥的模样,我都不会觉得孤独。”

我闻言心如刀绞,自责道:“对不起,都是哥哥的错,是我没能保护好你…”

凌雨轻轻拍了拍我的背,道:“哥哥一定要幸福地替我活下去,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克服生活带给你的所有困难,千万不要摒弃你的勇敢和善良,完成你最初的梦想…”

话音未落,忽然之间,眼前的一切尽数消失,随即变得天昏地暗。

“凌雨…凌雨!”

我呐喊着,可是却再无回音。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我的内心百味杂陈,一股说不出的痛在心中盘旋。

我在这幽暗的黑色空间里不停地踉跄走着,人生中从未如此无助、彷徨、痛苦过。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长眠于此,就当是对三年前的那场事故赎罪了。

昏昏沉沉地闭上了双眼,人生在这一刻,仿佛彻底画上了句号。

……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睁眼时,眼中无边无际的黑暗却被另外一种景象代替了。

“孩子,你醒了?”

眼前,一个身着白布衫的老爷爷站在我的面前。

不知道这又是梦境还是现实,我望向他,缓缓道:“请问…您是…?”

老爷爷放下手中装着几条草鱼的铁桶,说道:“两天前我在南清湖捕鱼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掉进了湖里,我便赶忙过去,将他捞上岸,带回了村子里。当时你的身上满是鲜血,肩膀上还有一处枪伤…我和我的老伴用家里的一些草药涂到了你的伤口上,当时由于伤势太严重,我们都以为没希望了…不过所幸,你福大命大,顽强地活了过来。”

我闻言舒了口气,缓缓道:“原来如此,谢谢二位长辈的救命之恩…”

老奶奶道:“不必客气,既然醒了,我待会给你熬点大骨头汤,补补身体。”

我摇了摇头:“不了,谢谢…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时间紧迫,非常感谢二位前辈的救命之恩,但是我不能在这里停留过久。”

“好吧,但是今天天色已晚,这里山路崎岖,想出去的话,你一个人找不到路也不安全,不如先休息一夜,明天早上我领你出山吧。”老爷爷道。

我闻言思索片刻,随即道:“好,那有劳您了!”

……

我下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除了肩膀上的枪伤处还有轻微疼痛,双腿和背部仍有巨大的疼痛感,但是走起路还是没什么问题。不管怎样,在几百米高空的断崖下摔到湖面上,没死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身上所携带的通讯工具已然尽数失去了信号,这里的人们也没有手机,想联系到外界,还是很困难的,只有自己走出去才行。

老人家的屋子很简陋,仅用一些石头和水泥建起来的,房间里有两张木床和一个做饭用的大锅。

通过和两位老人的交谈得知,这里叫做龙泉村,地处云南东部。村子里生活着三十多个居民,平时家家户户生活的十分简朴,但是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生活,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繁华,倒也怡然自乐。

……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两位老人炖了一锅猪骨汤,打开锅盖,一股热气热腾腾的冒了出来。

我闻了闻锅中弥漫着的香气,笑道:“还没动筷就能感受到锅里的美味了。”

两位老人笑了笑:“趁热,多吃点!”

我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舀了碗热汤,大口的吞咽着。

老爷爷望向我,道:“身体感觉好些了吗?”

我点了点头:“可以正常走路了,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

老爷爷顿了顿,话锋一转,笑道:“小伙子,看你这身行头,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我迟疑了下,笑道:“或许吧,但是实际上,我只是个平平凡凡的中国人。”

“哈哈。”老爷爷闻言一笑:“当年我参加抗战的时候,伤的比你还严重,左腿中了足足四枪,可我硬是挺到了战火硝烟全部散去。到现在,这条腿还依旧不利嗦呐。”

我闻言望向老人畸形般的左腿,心中不由得肃然起敬,起身道:“前辈的精神,我辈定将其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老人笑了笑,脸上泛起了一道道被岁月所装饰的皱纹,道:“好,年轻人,有志气!”

夜色降临的很快,吃过饭后便已然天黑,可我却毫无睡意。眼下最急切的任务便是快速归队,否则我的心神会一直安定不下来。

就这样,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我呆坐在门口的石墩上过了一整夜。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天边一抹鱼肚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老爷爷也是起的很早,大约五六点的样子便出来寻我,领我出山。

大约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我们二人终于走出了这片崎岖的山路,来到了一个郊区的公路上。

老爷爷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水,气喘吁吁道:“嘿…终于到了。小子,我就送你到这,你的伤还没好,回家的路上,记得注意安全啊,这是我和我老伴家里的一部分积蓄,你拿去,就当做路费吧。”

说着,老爷爷从布衣兜里掏出了几张褶皱的红色纸币,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望向老爷爷脸上的汗水与佝偻的身躯,与手中这沉如铅重般的纸币,立刻立正站好,抬起右手,向老人行了一个我服役三年以来最标准的一个军礼,一字一句道:“感谢爷爷您对我的救命之恩和这般帮助,有朝一日,我李凌风定会回来报答您!”

老爷爷会心一笑:“孩子,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是那样的纯粹,那样的坚强、勇敢。只不过我年事已高,不会再有什么一番大的作为了,而你年纪尚轻,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去完成。加油吧,孩子,你以后的路还长,一定要不忘初心,一直走下去,走出一条属于你自己的路。”

老爷爷的一番话,仿佛化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成功的路。

……

郊区的车极其的少,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便二话不说,直奔距离当地最近的武装部。

表明了身份后,武装部相关人员便和我所在军区人员联系确认,经过一番调查,部队驻地那边便指派一架直9机接我回航。

从这里到苏州约一两个小时的行程,抵达驻地后,我便飞奔到旅部。

我敲了敲门,道:“报告!”

语罢,无人回应。

又敲了几下,还是无人回应。

这时,走廊里走过一个士兵,我喊住他,问道:“同志,旅长去哪了?为什么今天队里许多人都不在?”

士兵望向我,行了个军礼,继而又惊异道:“是李排长,您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他们人呢?”

士兵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缓缓道:“可能您还不知道吧,和你一起出任务的三十名队员,都没能及时赶上我方后方支援战机,在即将冲出丛林之际,被原本埋伏在外围的数十个敌人尽数包围了牺牲了…而张强排长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旅长和部内队员这几天都去处理牺牲战士们的后事了…”

我闻言滞愣在了原地,缓缓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士兵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便离开了。

一瞬间,曾经势在必得自信满满的我,到如今看来却显得那么可悲、可笑,甚至可恨。

我瘫倒在地上,抱头痛哭,甚至不知道以后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世人。

毫无疑问,我是个失败者,一个抛弃了队友自己苟活于世的失败者。

随着一行清泪在我脸颊旁滑落,我的心也沉入到了低谷。

忽然之间,我随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外力在不停摇晃着我。

我猛地张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赤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

“排长,你醒了?”

我闻声猛然坐了起来,却发现张强就站在我的木板床旁,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我使劲揉了揉双眼,望向张强急切道:“张强?你…你还活着?”

                           

原创文章,作者:何以逸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7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