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傲娇经纪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哥哥妹妹,谢谢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的傲娇经纪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陀陀

简介:路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回成为凌纪宁的下属,这样自己曾经贵为影后的身份如何自处?虽然嘛……这个男人……咳咳,算了不提他了

角色:哥哥妹妹,谢谢路

总裁的傲娇经纪人

《总裁的傲娇经纪人》第1章 影后的暗中回归免费阅读

“其实你要是想要重新进军娱乐圈,少爷我是可以帮你的!”男子嬉皮笑脸的往沙发处一坐,故意坐在原本就坐在沙发上的红裙露肩长裙的女子身旁,还刻意的粘近她,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上。

对于他说的话,女子嫣然一笑,眼神妩媚妖艳,烈焰的红唇轻轻的翕动着,“谢谢路少,人家好喜欢哦!”

声音娇滴,差点没把原本手搭在她肩上的男子逼到吐血,没想到她是越发的会接梗了。

还不等男子对她进行吐槽,就遭到了她满脸的嫌弃,与刚刚那个娇滴滴样子简直就是没有半分的相似。

“路盛,把你不知道这样抱过多少女人的手给我放开!”说话期间,其实不用名叫路盛的人自己动手,她已经十分嫌弃的将他的手嫌恶的拿了下来。

“路盛,你是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帮我,我路景就没有自己的能力爬到原来的顶峰了?”她满脸的不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就是面前这位坐在她旁边的男人是她的亲哥哥,绝对的一母同胞的那种。

与别人不一样的是,别人家的哥哥将自己的妹妹宠上天的,而她的哥哥……却是个绝对坑货的哥哥。若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并且他还出生在路景的前面。要是有机会的话,路景真的是想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将他拉回去,永远别出来。本来就是两看相厌,再看恶心的人,这就是她跟路盛的关系。

奈何他要是不出来,可能就没有后面的自己了。

“再说了,我路景当年在娘胎难产的时候都没有依靠你路盛出来,你是觉得我现在会靠你吗?”

路盛:“……”

这丫头讲话真的是越发的犀利了,处处都能将他毒死。

他的这个妹妹长相自然不用说了,谁叫她就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哥哥,她要是长的丑的话,那他作为她的亲哥哥简直就是没法做人了。

看来几年不见,她的嘴巴是越发的厉害了,别人说一句,她能说出十句的道理。别人说十句,她一句就能把别人堵死。真不知道是该夸她,还是该为她的未来担忧。

“妈,你女儿欺负你的儿子!”路盛张口对着厨房里的路母大喊,嘴角邪笑看着一旁淡若的路景,还真别说这丫头越长越好看了,比他在外面看到的那些莺莺燕燕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路景对于路盛的话充满了鄙视,斜眼看了他一眼,红唇扬起一个弧度。

“妈妈……”她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显尽了委屈,“我今天刚刚回来还没有好好上去补个觉,时差还没有倒回来,就接到了哥哥外面那些女人的电话,说……”

还不等她说完,原本稳坐着的路盛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

“死丫头,你竟然敢给我来这招!”路盛没好气的看着她,即使是自己这样捂着她的嘴,这死丫头还是那么的淡定,还那么挑衅的看着他。

“行,我错了还不行,姑奶奶!”看来自己不服个软的话,她是不打算就这么了结了。

她后面的那句话他不用想也知道,虽然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但要是让他们的老子知道了,那他还不得要掉一层皮啊。

路景指了指被他依旧不曾松开的手,轻蔑眼含笑意的看着他。

路盛无奈,自己挖的坑最终还是得要自己跳下去,还要自己把自己给埋了。他松了手,眼神乞求她不要再说了。

“条件!”

“我是你亲哥,跟我还谈条件!”路盛看着她,又气又好笑。

“妈……”

条件反射的路盛再次捂住了她,气不打一处来,朝她点了点头。“今晚盛世为你接风洗尘,绝对满意,绝对热闹!”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她还在满月的时候他就该把她抱起来,然后再重重的摔下去,以免现在到处祸害他。

对于他说出的答案,路景表示很满意,她满足的点了点头。

路盛再次放开了她,愤愤的看着她。

然而路景丝毫不在意他的眼神,悠闲自在地弄着略微有些缭乱的头发。

“哥哥果真大方!”她明亮的眼睛含着浅浅的笑意,很是愉悦,“哥哥,妹妹爱你哦!”

路盛表示很无奈,用手指了指她,气得不打一处来。这个死丫头现在是越来越折磨人了,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盛世,一个在A市数一数二的KTV,在那里的消费可不是一般的高。虽然对于他们这些人是平常的事,但有时候还是有必要的去得瑟一下的。

“那是自然的,谁叫我路盛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呢,我不宠你宠谁呢?”路盛看着自家的妹妹,笑得有几分邪魅。

“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堵人口舌嘛,总是得要付出点代价的!”对于他说的话,路景显然是不屑一顾,自顾自的起身,“不想再跟你废话,我要上去洗个澡,倒倒时差,好在今晚的时候坑死你!”

“我说路景你就是活该,不知不觉,不声不响的一个人大清早的就在家门口敲门的回来,累死你!”看着渐渐消失在楼梯口的路景,路盛大声的喊道。

回应他的就是一句,“关你屁事!”

路盛:“……”

路盛傻傻的看着,都这样了还不忘记骂他,他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过说真的,他发现他的这个妹妹这次的变化很大,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见的缘故,还是因为这丫头真的长大了?

与四年前相比的那个小丫头的区别相差不是一点点的大。要不是因为他们家里的强大基因,那容貌越发的精致好看,他还真的怀疑他的妹妹被人调了包了呢。

小丫头现在说话是越发的犀利了,什么话现在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就算是好话也能把人堵一把,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妈,我不吃早饭了,你跟爸还有小景慢慢吃吧!我出去一趟!”说完不等在厨房里依旧忙碌的路母,就拿起了钥匙出去了。

也不知道身在厨房里的路母说了些什么。

上了楼上的路景把妆卸了,将头发随意的挽起来,再戴上她那个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戴过的发带。

感觉这样子清爽了许多。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应该也快要满了,拖着略微有些疲惫的身子就去浴室。

果然一切还是家里好,就连浴缸都是那么的舒服。

在浴室里慢吞吞的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澡,要不是水微微的有些凉意了,说不定路景都要在浴缸里睡上一觉才愿意出来呢。

将湿漉漉的头发放下来吹干,又随意的擦了点护肤品,实在是有些顶不住了,也不管楼下的路母如何催促她吃饭,蒙起被子就睡了过去。

路盛一边开着车,一边不停的打着电话。

什么也不为,就为的是他那个刚刚回来的妹妹的回归派对。

盛世,看来他的又一笔积蓄要在她的手上消费花光光了。这丫头许久不见嘴巴现在倒是越发的伶俐了不少,竟然敢公开的跟他喧战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他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却是笑得越发的欢愉,越发的灿烂。

今晚的活动不是给她个惊喜,而是给她的那群朋友来个惊吓。今天她的回来除了家里人知道以外,这个死丫头谁也没有说,要不是因为她大早上的提着个行李箱在门口一个劲的按着门铃,估计连他们也不知道还这死丫头回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那丫头晚上大临了。

从晨露未消就睡到夜幕降临的路景,依旧还在被窝与周公会梦下棋,只是她的这一个没美梦被一只咸猪手给扒醒了。

路盛下午回来的时候听路母说那死丫头竟然还睡着,早饭午饭没有吃的她,从回来以后就一直躺在那张床上。

路母也进去看了她几回,但是看到她熟睡的样子,又不忍心叫醒她,就这么一直由着她。

但是他路盛可不一样。他嘴角邪魅一笑,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半吹着口哨,逍遥自在的往路景的房间走去。

这个死丫头还真是一只死猪,太阳都没有把她烤成烤乳猪。蜷缩着被子,脑袋都不知道被她弄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只看到床上有一坨东西,要不是知道是她的话,还真以为是没有铺好的被子。

还是跟小时候一个样,怎么出去了那么些年,这些坏习惯怎么就没有一个能改得了呢。那老外们到底会不会嘲笑她啊。

不禁觉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妹妹而感到沉重的悲哀。

他抬手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一掀,戏谑性并且带有玩味的看着躺着的女孩。

看着她紧皱着的眉头,原本以为她就会睁开眼睛,然后爬起身来,对着他大骂。

没想到还真是一只懒猪,紧闭的双眼都懒得睁开,皱了皱眉头,嘴巴微微的嘟了起来,翻个身又睡了过去了。

路盛咋舌,果然是一只又懒又能睡的死猪。看来只能使出他的杀手锏来了。

一手捏着她高挺的鼻子,另一只手揪住她她的小耳朵,活脱脱就是憋死她还没有机会反抗。

由于呼吸受阻,路景整个人显然难受,硬生生的被逼醒了。睁眼看着一脸得意的路盛,气得恨不得将他掐死。只是耳朵还在他的手里,火冒三丈的脾气瞪了他一眼,瞬间也清醒了不少。

“路盛,我告诉你,你只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路景现在已经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眼神却是怒气冲冲的瞪着路盛。

看着路盛还是一副自以为是得意洋洋的嘴脸,路景冷哼了一声,士可杀不可辱,“三……二……”

知道路景是真的气了,路盛在她那个‘一’还没有来的及说出口的时候就放了她的耳朵,同时自己想快马加鞭的撤离。

只是天不遂人愿,他一放手还没有来得及逃脱,就被路景揪住了他的头发,生疼生疼的。

“你说话不算话!”

“从小到大你说过不算话的难道还比我的少吗?”路景显然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竟然趁她睡着的时候做这种事,不怕天打雷劈,也不怕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

“得得得,妹妹啊,哥哥我知道错了!”被揪着头发得路盛此时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有多么得狼狈,谁能想象得到被自己得妹妹反手揪住头发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错这个词在你路盛得眼里什么都不是!”路景显然对于路盛这一套已经不吃了,可以说早就免疫了。

“但是哥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你说你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我只能出此下策,下不为……啊……”

“例”字还没有来的及说出口,就被路景暗暗使了力气,将他得头发揪得更紧了些,“你说谁是猪?”

“我……我,我说的是我!”路盛连忙改口,怎么就让这小祖宗当了自己的妹妹呢,想想别人家的妹妹那叫一个可爱讨人喜欢,他的妹妹那简直就是一个……

路景终于放开了他,还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刚刚捉着他头发的那只手,“多久没有洗头,好油啊!”

路盛:“……”

“姐姐,看看现在多少点了,你能不能快点去洗涑,就你们女人那个磨磨蹭蹭的速度,我怕今晚你想要的派对是没法去了!”看着她用束发带弄起来得头发,真怕她弄到晚上都出不了门。

“你以为我是你外面那些花花草草吗?当我路景是什么!”扫了他一眼,霸气的将头的束发带一扯,直接下了床,连拖着都没有穿就直接往浴室去了,“二十分钟准时出发!”

路盛看着这一幕,突然发现他的妹妹不应该是个女的,应该是个男的才行,这么没有淑女气质的样子,真不像是他路盛的妹妹。

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更为他家的老妈感到悲哀,亏他老妈还那么疼她,出去还整天跟人说自己的女儿有多好,这下他确实是知道了路景的好了。

在楼下坐在沙发等路景的路盛时不时的看着手上的腕表,他就是等着她打自己的脸,然后他才会幸灾乐祸,往死里去嘲笑她。

只可惜这一切都只是梦!

“收起你那没有半点艺术气息的破表吧!”路景撩拨着头发,从楼上缓缓地走下来,不屑的看着瘫坐在那里的路盛,“我路景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你还真以为我是你啊!”

“呦,很不错哦!”看着路景含着几分妖艳的样子,路盛忍不住夸道。“不过呢,明明是一张清纯的脸,为什么化得那么的成熟呢!”

她忍!

笑得比什么都假,眼里暗藏着淡淡的怒意,“你以为你是周杰伦啊,还不错呦,就你那纨绔子弟的样子,没有半分的像!”

都说女人不好惹,他的妹妹更加的不好惹。四年没有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看来以后欺负她还得要有把握才行。

“走不走?”

“走走走!”路盛无奈的跟上她的步伐。

                           

原创文章,作者:陀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67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