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幽灵《重生1989:从冰棍厂崛起》小说最新章节,李毅,田翠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1989:从冰棍厂崛起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卧室幽灵

简介:千亿富豪‘李毅’意外穿越到1989年的一名复员兵身上!面对穷困潦倒的家境与奇葩的父母与妹妹,李毅感受到了从未有过亲情!可为了营救母亲与妹妹,李毅无奈去了濒临破产的县冰棍厂上班!可到单位没多久他就凭借过人的商业天赋成功带领这家冰棍厂扭亏为盈!在时代的变革中,李毅在把握住所有机会的同时,也不放弃任何一个机遇,通过一步步的发展,最终缔造出又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

角色:李毅,田翠芬

重生1989:从冰棍厂崛起

《重生1989:从冰棍厂崛起》第1章 退婚免费阅读

1989年4月初。

随着冬天的过去春天的到来,东北这片土地上冰雪也渐渐消融!

一栋破旧的土坯茅草屋内,一名身穿军队制式白布衬衫的男子,脑袋上缠着白色纱布正在炕上昏迷着。

‘滴答’一声!

屋内房盖上的一滴渗进来的雪水落到了床上躺着的男子脸上!

冰冷的雪水落到脸上,让床上的男子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头!

随后就听‘滴答’一声,又一滴水珠落到了男子脸上!

男子瞬间又是紧皱了皱眉,随后猛一睁眼,就见破旧的土坯房檐上,一大片被阴湿的毛毡正在滴滴答答的不停往下滴答着水珠!

男子缓缓看了看周围,土坯的茅屋内,仅有两件破旧的家具,窗户上的绿色油漆因为长时间没有保养,已经开裂掉漆!

木质的窗框也是腐朽的厉害!

墙壁四周贴着报纸,由于年头久远,报纸也是泛黄的很!

‘我这是在哪?’

一句疑惑在男子心里生了出来!

自己眼下应该在一个宴会厅内,与一众心腹和公司员工庆祝公司市值破千亿才对啊!

怎么眼前一黑,就到这个地方来了?

难道说自己喝多了这是在做梦?

冷风透过窗户上的裂缝吹到男子身上。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转头看看被凉风吹的不停摆动的泛黄发黑的破塑料布。男子大惊,这要是做梦的话,这梦境也太真实了。

就在男子想要进一步感受一下这个梦境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外面的屋子内传来了一个妇女的嘲讽声:

“我说李德富啊,俗话说的好,这结亲要讲究个门当户对!你看看你们家……哼哼……不是我说难听的,别说两年起五间大瓦房,就算是五年,估计你们家也是一间都起不来!我今天把话说开了!我是绝对不会让我姑娘跳进你们家这个大火坑的!”

屋内男子听到外面妇女说的话,当即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怒气从胸口位置就不停的往上涌,随之而来的则是脑袋一阵阵的剧痛!

当男子捂着脑袋疼得想要撞墙的时候,突然眼神一凝,他看到了桌子上的台历,男子彻底愣住了,台历上清楚的写着1989年,4月。

还没等男子回神,就感觉脑袋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伴随着剧痛的则是一大段,一大段的陌生记忆!

屋内男子捂着剧痛的脑袋,觉察着真实的痛感,想要喊叫,却怎么都发不出声来,男子这才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做梦,自己应该是跟那些小说里面的男主角一样穿越了!

屋内男子一边捂着脑袋疼得满炕打滚,一边接收着这副身体的所有记忆!

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叫‘李毅’跟自己的名字一样。

1970年出生,今年19岁,老家在东北冰城市下面榆阳县的王家店村!

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妹妹,整个家庭从小就穷,但是男主的父母却是挺开明,再穷也没有让宿主与妹妹的辍学!

还省吃俭用的把宿主供完了初中,希望男主有朝一日能够考上大学,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可无奈家里负担太重,真是供不起两个孩子一起念书,加上宿主初中毕业后正好赶上整个榆阳县赶山涝灾,家家户户种的苞米地几乎都是绝产。

就这样宿主的父母无奈只能是让宿主先休学了。

宿主看到家里眼下这个情况,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毅然决定退学去当兵,一能减轻家里供养孩子的负担,二来就是想等复员后能够分配到一个工作从此以后家里也能多一个吃商品粮的!

就这样宿主16岁去了部队,虽然是农村兵,但是由于文化水平达到了高中,加上身体素质不错,男主很顺利的被选拔入伍!

就在前几天宿主刚刚复原回来,谁承想在复原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歹徒抢劫,宿主当兵出身,看到这个情况自然二话不说就上前与歹徒搏斗,可由于天黑加上对方人多,宿主还是挨了闷棍,由于这一闷棍是打的后脑,后来尽管被及时送到医院救治,可宿主还是一直昏迷不醒。

由于男主昏迷不醒,加上80年代的县医院条件简陋,最主要的是宿主一家已经掏不起住院费了,最后无奈家里只能把男主接回家休养!

记忆到此也就结束了,不过让李毅纳闷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接收这些记忆的时候,里面出现了大片的空白记忆,不过尽管这样李毅也对宿主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在接收完这些记忆后,痛感也逐渐消失!

李毅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他算是明白了,整了半天这宿主应该是没挺过去,人没了!

自己这才莫名其妙穿过来的!

通过宿主的记忆,李毅这才知道外面这个冷言狠语的婆娘是宿主青梅竹马发小的母亲,俩家从小就有婚约,当初宿主这个青梅竹马的伴侣还说等宿主当兵回来就跟他结婚,可眼下怎么变成这样了?

自己这才刚到宿主身上,记忆还没有完全捋顺,不过刚才之所以听到那泼妇对宿主父母说的那些奚落的话而产生怒气,应该就是宿主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散去,这才会影响到自己!

叹了口气,李毅摇了摇头,感觉替这个宿主有点惋惜,这刚复员回来,家里才对这日子有点盼头,这下人又没有了,这家人也真是够苦命的了!

就在那惋惜呢,就听门外再次传来那个妇女的声音:

“怎么的?你们家这不说话,是想死皮赖脸咋的赖着我们闺女不成啊?我可告诉你们,我闺女现在的对象可是市电器厂副厂长的儿子,副厂长啥级别你们知道,那比……比市长都大,咱们县长、村长啥的那见了都得点头哈腰恭敬着,你们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毅在屋里听到这个妇女的话,当即一愣,随后噗嗤一笑,心说这年头的农村妇女是什么牛都敢胡吹啊,一个市电器厂的副厂长什么时候这级别比市长都大了?这不是扯淡嘛!

那妇女这话说完,就听另一个妇女的声音响起,李毅根据记忆听出来这是宿主的母亲‘田翠芬’。

“他婶子,你别急啊,咱……咱们这不是商量着呢嘛!”

那妇女一听这话,当即哼了一声道:

“商量什么商量,今天我就是来要婚书的,要是识相的赶紧痛快的把咱们两家老辈立下的那婚书拿出来,咱们今天当着面一把火烧了,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许再提这档子事儿!要不然小心我让你们家儿子没工作!哼……!”

                           

原创文章,作者:卧室幽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books/26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