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果冻《首辅大人的戏精小娇妻》小说最新章节,沈清清,顾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首辅大人的戏精小娇妻

小说:种田

作者:桃桃果冻

简介:沈清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成了别人的小未婚妻,上有婆婆,下有小叔,然而现实很残酷,家徒四壁,吃完上一顿,下一顿就要闹饥荒了………生活越苦,越要奋斗,奋斗清清上线啦。奋斗清清:我爱钱钱委屈思为:我呢奋斗清清:我还是爱钱委屈思为:…………

角色:沈清清,顾思

首辅大人的戏精小娇妻

《首辅大人的戏精小娇妻》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空气中甚至有些淡淡的霉味,带着些湿湿的滑腻感。

沈清清晕乎乎的,头还有些痛,梅雨季节这么快就到了吗?浑身都湿哒哒的,衣服都粘在了身上,得赶紧换了。

沈清清挣扎着想起来,努力睁开眼睛,还有面试呢,可不能睡过头了。

“醒了,醒了,她醒了”只见一个模糊的小萝卜头噔噔噔得朝外跑去。

揉了揉头,好痛!妈呀,再也不宿醉了,自己还真不适合喝酒。缓了一会,沈清清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屋内陈设简单,只有身下躺得木床,和窗前四角已经被磨平的木桌,门口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下一秒仿佛就要倒塌了。

这种环境好像在乡下舅舅村里久居不住废弃的老房子,不,那老房子好像也比这看着稳固些。

沈清清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脑划过一道闪电,愣在那里,有些崩溃,又不断的安慰自己。

狠狠揪了自己的大腿,好痛!

明明自己才从让自己抑郁的单位的辞职,庆祝自己脱离苦海,奔向美好新生活,第一次尝试了点酒,还支上了从闺蜜凤凤那里抢过来的天文望远镜,毕竟可是百年不遇的“五星连线”,只记得最后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沈清清锤了锤自己的脑袋,盖上有些发黑的棉被,蒙着头,不断心里暗示,“我要睡着了,马上就睡着了”企图睡过去,再睁开就是自己的出租小屋。

“醒了就别再装了。”声音清冷地没有一丝温度。

沈清清钻出头,只露出两只眼睛,盯着说话的人,面相俊朗,五官清秀,皮肤白皙,还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

“啊!!!”沈清清惊讶得捂住了嘴巴。

怎么跟自己高中时暗恋的学长邱天锦长得一模一样。

邱天锦高沈清清一届,认识他也只是当初的偶然缘分,九中好看的男孩子很多,可是沈清清仍觉得他是最好看的一个。

沈清清并未主动靠近过他的生活,只能凑巧出现在他经常出现的地方,默默看上一眼。

只可惜,他毕业之后,沈清清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也偶然听过小道消息,听说他交了女朋友,他去了哪所大学,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身份去寻找他。

世界好像突然一下子就变得好大,大到再也没有见过一面。

他是个那么优秀的人,长得又那么好看,整个人都透着干净整洁的气息,他值得最好的。

当真配得上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高中一年,大学四年,职场沉浮了数年,多年时间里,娱乐圈新星层出不穷,沈清清却觉得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邱天锦。

倒真的是,年少时见过太惊艳的人,其他人便难以入眼,又或许是原本就不熟,所以无形之中可以美化了很多。

如今猝不及防的相见,沈清清一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有些看呆了眼。

顾思为对这种直白的眼神有些厌恶,像是在看他,又像是透过他在看谁,眉头微蹙。

说实话,顾思为对自己的这位童养媳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她是爹娘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

但对她确实没啥好印象,每每出现那眼里的浑浊让他厌恶,总是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偏偏爹娘总是容忍她的胡闹。

如今大大方方,清清明明的眼神,无所畏惧地直视,倒是有些异常。

“我就是有些头晕,没…没反应过来。”

沈清清虽是面对着眼前的冰块男子,却总是将他带入成邱天锦,一时间竟开始结巴起来。

床边男子一袭粗布白衫,多次浆洗,丝线都有些残破了,但胜在干净整洁,脸色并未有所缓和,全身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

“你如今已入我顾家户籍,若是安分守己,来日有你一份嫁妆,若是想走,也可立即去办理分户。莫要再做如此下作之事,坏了我顾家的名声”

说完,转身离去,不留一片云彩。

下作之事,四个大字,打得沈清清措手不及。

冷静下来,沈清清悲催得发现这种狗血穿越情节,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原身也叫沈清清,不知父母如何,也不知自己从何处而来,只记得要被人伢子卖入青楼时,恰逢顾家夫妇路过,看其可怜,便买下了她。

之后几年一直就待在顾家,顾家夫妇看她容貌姣好,便一直当作童养媳养着,这是这原主也不是个省心的。

顾父本是一介秀才,早年赶考期间伤了身子,后因一场风寒,高热不退,早早去了。

家庭担子一下子压在这个柔弱的女人身上,长子顾思为文采斐然,丈夫在世时曾言“假以时日,我儿定能高中”,次子顾思舟,尚在襁褓之中,再加上原主这个拖油瓶。

丈夫猝然离去,孩子尚小,生活逼迫着这个还没出月子的女人坚强起来。

那年顾思为八岁,顾思舟刚出生,原主沈清清七岁。

为了活下去,顾家过得很是艰难,顾母当年到底是伤了身子,五年来,夜以继日地做绣活,贴补家用。

顾家两兄弟,心疼母亲,小小年纪便开始了力所能及地做事情,贴补家用。

按道理说,顾家父母对原主恩情如此之大,原主应该好好的报答才是啊,也不知道原主怎么想的,脑袋可能出了问题,偏偏作天作地。

平时不帮忙就是了,竟然还偷钱,那是顾母给顾思为下半年的束脩费用。

这原主也是倒霉,偷跑当天正好碰上大雨,山路湿滑,一下被倒塌的大树砸晕。

顾母是个好脾气的,加上丈夫离去,更是重视亲情,纵是原主再作,也只当作孩子的顽劣。

此次却是被气狠了,犯了老毛病,头疼,歇在了床上。

沈清清根据这具身体原有的记忆,整理了一下,头更疼了,为啥要给自己留下一堆烂摊子啊。

这可是古代啊,原主这是妥妥得罪了未来婆婆,未来老公,未来小叔啊,不能得罪的全得罪了。

怎么能这么不知好歹啊!!!

不,可能原主这么作,谁能把这么任性的人许配给自己儿子,这不是霍乱家里吗?况且那顾思为还是有大造化的,日后多的是能与他比肩的世家女子,也难怪那顾思为开口都是疏远与冷漠。

心里胆寒,更后怕的是,失去了原本更微弱的关联,顾家会不会把自己赶出去,毕竟现在情况是狗都嫌。

沈清清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特别想嚎一嗓子!!!

但很快她又认识到了现在的真实局面,来到了,这是肯定的事情,能不能回去,不好说,那起码也得要熬到回去啊。

起码也用了原主的身体,该替她报的恩也要报啊,有一天如果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再走也可以啊。

当务之急,得需要在这个家活下去,扭转自己的形象。

门口有个小萝卜头磨磨蹭蹭地往里面挪,距离自己大约一米的位置,放下了陶碗,一股浓浓的的中药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我们全家都不喜欢你,也不欠你什么,你要是再做坏事,我就把你赶出去。”

虽然只有五岁,却一脸严肃,说得格外认真。

沈清清看着那碗药,顿时有点想哭,顾家到底是什么善良人家啊,原主都这么作了,还愿意对她好。

沈清清一时红了眼眶,望着顾思舟,真诚地说道“对不起,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辜负了你们对我的好,之后不会了。”

错了就是错了,该道歉还得道歉,这小萝卜头在记忆里原主也没少欺负啊。

顾思舟听到这话,像是见鬼一样,跑了出去。

窗外经过的顾思为听到这话,心中有些愕然,这人头一回这么真诚地认错,不过转头又觉得不可信,她这样的人,从来都是满口谎话。

                           

原创文章,作者:桃桃果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aimei.com/books/26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