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上帝的那几年